te
览潮网 > 亚搏国际app > 他们克服了"苦"与"难",带来了海底电缆时代的突飞猛进

他们克服了"苦"与"难",带来了海底电缆时代的突飞猛进

人物简介

资深海缆船舶技术专家,历任中国海底电缆建设公司副总经理,中英海底系统有限公司副总经理,中国电信上海公司长途无线部副总经理等,是中国海底同轴电缆和海底光缆大发展的参与者与见证人。2012年退休。

海底电缆时代的

1993年12月,中日海底光缆在上海登陆,这是我国第一条国际海底光缆。在此之前,我国用的是同轴海底通信电缆。那时对于靠铜棒传递信号的同轴电缆来说,小同轴只能容纳24条通路,中同轴120路,大同轴1920路,这个容量也就意味着允许多少人同时打电话,比如24路的小同轴,只允许24个人同时打电话。

1975年我刚来到中国海底电缆建设公司时,是一名船上的工人,1978年被提任为"邮电一号"船的副政委兼党支部书记。十几年间,我和同事们北起辽宁,南抵海南,东到沿海诸岛,西沿长江到安徽,渐渐让国内同轴海底通信电缆网络初具规模。海缆的建设工程是非常辛苦的,要忍受难以想象的寂寞、艰苦和生死考验。

我之前当过6年海军,见过不少风吹浪打,可是1980年10月25日邮电一号的海上经历现在想来也十分后怕。这一天,邮电一号施工结束从山东长岛返回上海,在途中遭遇了11级大风,将钢缆全部打断。船长对我说,万一断了的钢缆卷到螺旋桨里去,后果不堪设想。于是我们只能依靠人力去拉钢缆。船长71米,船宽10.5米,一个浪打来,海水从船头扑到船尾。我们站在二层甲板上拉钢缆,身上绑着绳子,以防被卷到海里去。浪一上来,一帮人腾地弹起来,等浪下去的时候再使劲拉,就这样在海上顶了36个小时。

("邮电1 号"海缆敷设船)

除了海上工作的"苦",从事海缆事业也需克服难以言喻的"难",简言之就是入门难、坚守难、出成绩难。因为海缆专业是集通信工程、海洋工程、船舶工程、电子工程等多学科于一体的"冷门"专业,在我国上千所大专院校里至今都没有海缆这个专业,所以要在短时间内做出吸引眼球的"亮点"和成绩更难,没有任何捷径可走。

改革开放为我们打开了国门,经济发展的同时,通信需求也大幅上涨,沿海城市更是如此。我们看到全球都在投身于海底光缆,1988年,世界上第一条跨洋海底光缆(TAT-8)在大西洋建成,标志着国际通信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,而我们尚处在同轴电缆阶段,两种通信技术的差距显而易见。为了不让国际通信成为经济发展的瓶颈,政府提出了"大力推广光纤通信在我国的应用",将我们自己的海底光缆通信事业提上议程。

于是,1993年12月,在中、日、美三方共同投资下,我国建成了国内第一条国际海底光缆——从上海南汇至日本九州宫崎的中日海底光缆。中日海底光缆系统全长1252千米,可提供7560条电路,相当于原有的中日海底同轴电缆容量的15倍以上,占我国当时国际通信线路的80%。

(300余人,奋战20小时,将第一条在中国登陆的国际海底光缆拉上南汇)

海底电缆时代的

可以说,没有改革开放,就没有我国海底通信事业的现代化,也不会有中英海底系统有限公司的存在。第一条中日海底光缆建成之后,我和海缆公司的一些老同事也步入改革开放40年来的第二个阶段,也就是1995年成立与英方合资的中英海底系统有限公司。

我担任中英海底公司副总经理,当时倾注大量精力思考,如何在最短时间里把国外先进的管理和技术掌握到中方员工手中。最初对于光缆施工我们几乎什么都不懂,设备和技术都很匮乏。在建设第一条中日海底光缆的时候,西方国家的巴黎统筹会还未解禁,要限制高新技术外流,合作方甚至在船舱里搭了帐篷,不允许中方旁听、拍照。所以这条借合资、合建来追上落差的路,我们走得很不容易。

出国考察也是件辛苦活。比如去英国开会,我一般是白天上班,下午5点多下班后,坐飞机前往香港,再从香港转机飞往伦敦。抵达伦敦时基本就天亮了,接驳车开一个多小时到宾馆,我吃完早饭洗个澡就赶去开会了。那时并没有现在所谓倒时差的概念,我就在飞机上打个盹儿,落地后开完两天的会,又赶紧飞回国。

中英海底公司的施工作业给船员们同样带来了极大的挑战。当时全员分为两班制,需要24小时昼夜不停地进行海缆施工作业,使得连续几个月白班的船员在甲板上几乎被晒成了"非洲人"。由于人员调配困难,船员要在海上连续工作180多天后才能回家休假。那时候这些老同志的孩子们都很小,只有爱人在上海带小孩,所以为了坚守海缆建设的使命,他们在家庭生活上都做出了很大的牺牲。

海底光缆技术代表了有线通信技术的最高水平。在中英海底公司期间,我担任了公司"海员培训委员会"主任,负责所有中方船员的培训。当时近200名员工的平均年龄都不到30岁,既缺乏足够的理论知识,又缺乏丰富的实际操作经验,所以经过董事会批准,每年花费少则五六十万美元、多则八九十万美元培训费,让船员们学习国外先进管理和技术。另外,我和外方总经理还利用英国全球海事、中欧工商学院、上海交大、青岛中国海洋大学等多种平台对办公室管理人员进行多渠道、多内容培训,把更多的优秀技术"拿来",让合资能够成为我国海底光缆建设的助推器。

(1998年10月14日,由中国上海至德国法兰克福的亚欧陆地光缆开通典礼在上海举行)

正因如此,我们的国际海底光缆进入高速发展期。历经20余年,先后建成中韩、环球欧亚、中美、亚太2号、跨太平洋等海底光缆系统。与此同时,国内的光缆建设也被带动起来,原先的同轴电缆尽数被替换,比较典型的有大连—烟台海底光缆、宁波—舟山海底光缆等。值得一提的,大陆到台湾的第一条海底光缆厦金海底光缆于2012年建成开通,从此结束了大陆与台湾之间通信需要经过"第三方"转接的历史,使大陆与台湾之间的通信能力提高了近百倍。

要知道,中国目前国际出口的通信量,位于上海的崇明海底光缆登陆局已占到60%以上。

(李蕴坤)

❂ 故事汇:

因为这条海缆,国际通信进入新时代

1993年之前,我国的国际海底光缆建设还是一片空白,那时用的是铜轴海底通信电缆,建设大容量的国际海底光缆迫在眉睫。由此,中日海底光缆项目于1990年开始酝酿,当时邮电部与日本KDD、美国AT&T签署了备忘录,在上海南汇和日本九州的宫崎之间联合建设一条全长1252千米的国际海底光缆。

1993年6月,海底光缆海上部分完工,中日两国要分别进行海缆登陆,中方负责的海缆有90公里。这是一个没有经验可循的项目,现已退休的原中英海底公司副总经理姜新民是海缆登陆(中方段)的总负责人,他曾陪同美国方面的负责人到南汇实地查看,登陆点都是滩涂、淤泥,且没有机械设备,难点重重,又不能模拟登陆,因此施工方案一直没有确定。"最大的难点是经过反复测量,我们的‘邮电一号'和‘海缆三号'都不能进到岸边登陆,即使是登陆船‘海缆三号'最近也只能到达距岸边接头点3公里的地方,因此这3公里要用人力把海缆拉上岸。"姜新民提出"人肉作战"的方式,并在当地找了300余人进行培训。

1993年6月14日是值得纪念的日子,在南汇登陆点,出现一支浩浩荡荡的拉海缆队伍。姜新民在主施工船"邮电一号"上指挥,3公里长的海缆盘在"海缆三号"上,每米有七八公斤重。随着一声令下,海缆慢慢地从船上卸下,300余人一个接一个地上去接海缆拖到岸上。"肩上扛着重重的海缆走在淤泥里,很容易陷下去。而且拉海缆要听指挥,不能想放下就放下。"其实,现场指挥也是个苦活,要指挥300余人,点对点的对讲机派不上用场,只能靠吼,一天吼下来,嗓子都哑了。头上是烈日,身上是光缆,脚下是淤泥,当越来越长的光缆被卸下,一张壮观的"纤夫照片"产生了。

这次国内历史上第一条国际海光缆登陆用了将近20小时,三公里海缆毫发无损。1993年12月15日,中日海底光缆正式开通,相当于原有容量的15倍以上,中国海底光缆之路也由此起步。(潘少颖)

0

一周热门